切换到宽版
  • 526阅读
  • 0回复

新春走基层|虾稻田头话丰年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李秋莲
 

北京办公家具定做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1月13日清晨,处于淮河环抱中的桐柏县月河镇大雾弥漫,冬日的山水田园笼罩在一片朦胧中。在沈庄村玉皇龙虾合作社的虾稻水田间,合作社理事长吴恩国和小龙虾养殖户吴桂友、吴恩军凑在了一起,远远望去,三人连比划带说,讨论的好不热烈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老吴,你们几个吵啥哩?”随着一声喇叭声由远及近,桐柏县茶叶局副局长王建和县“龙虾办”副主任石磊赶紧走下车,远远地询问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王镇长,俺不是和恩国哥吵哩,就是担心跟去年一样,小龙虾价格走低,咱心里没底啊!”吴恩军一看是曾在月河担任副镇长的王建,习惯性地回应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军哥 ,你担心啥哩?你也是老养殖户了,小龙虾是咱县的支柱产业,政府支持发展的政策不会变,放心!”王建拉着吴恩军和吴桂友,打开手机让他俩观看,“湖北大自然有限公司上个星期还和我们对接,要求保持供货合作关系,今年你那百十亩虾田到时候怕还捞不及呢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沈庄村是桐柏县最早开展养殖小龙虾的村,2017年,在该村驻村工作的王建和县派驻沈庄村第一书记岳金树等人,在当地农户自发养殖小龙虾的基础上,先后到湖北、江苏等小龙虾产业大省学习引进技术经验,发动村“两委”干部和养殖大户牵头成立玉皇龙虾合作社,采取“村两委+合作社+农户”形式,试点小龙虾规模化养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吴恩国告诉记者,月河镇和湖北交界,是传统的水稻产区,“虾稻共作”容易被农民接受。在第一年改造稻田时,由合作社免费帮助养殖户开挖护沟,还无偿提供虾苗、虾草和技术指导,带动了该村99户贫困户“零风险”起步运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沈庄村原来是贫困村,吴恩军和吴桂友原本也是村里的贫困户。养起了小龙虾后,两人都在2018年随全村整体脱贫。如今,吴恩军通过土地流转,经营的虾稻田已经发展到100多亩,是远近闻名的养殖大户,而吴桂友也经营了14亩虾稻田,全家一年能增收两万多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石磊很理解吴恩军这样养殖大户的担忧。他介绍说,2017年月河镇开始试点虾稻共作后,赶上市场供需两端的抬头趋势,红火时一斤近30元的收购价,带动当地养殖规模迅速增长,到2019年,月河镇发展虾稻共作近3000亩,全县达到8万亩规模。但在去年,受国际贸易形势变化影响,加上旱情等因素,小龙虾收购价格降幅较大,对部分虾农的心理有一定冲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说起这个话题,吴桂友的信心倒挺足:“我有慢性疾病,干不了重体力活,照顾10多亩虾稻田我和老婆两个人就能顾好,有合作社帮扶,虾的销路咱不担心,而且种稻谷还有一份收成哩,今年赔不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指着设立在村口的“河南省虾稻综合种养技术推广示范基地”标识牌,石磊对吴恩军等人说:“军哥,你知道咱县为啥要推广虾稻共作?其实,虾稻米的绿色无公害这张牌还大有空间,咱们合作社‘清淮浸月’虾稻米一斤卖8块多,比普通稻米翻了4倍。人家江苏的虾稻米卖到北京还贵,要50块一斤,咱们虾稻共作的发展空间大着哩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接过这个话茬,王建也给大伙打气:“今年县里还有‘大动作’,要建小龙虾水产市场、虾稻米区域流通交易中心,跟电商、直播结合,争取把淮河源小龙虾、虾稻米的品牌打到全国去,咱们这好山好水也要发展小龙虾农游项目。有政府做后盾,你只管放心养虾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吴恩军、吴桂友连连点头:“王镇长,你说的俺们相信,今年咱不能放松,还得好好忙虾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近中午,雾气渐渐散去,看到笼罩在养殖户心头的“浓雾”也不见踪影,王建等人准备返回。临走前,他又叮嘱“今年四月一开春,第一茬小龙虾就能上市,价格也是最高的,大伙要抓好虾田管理,可别错过这个风口,争取来个开门红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编辑:张菁菁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