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787阅读
  • 0回复

抗美援朝保家卫国:秘密入朝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公叔天真
 

盛世天龙

      29:59央视网消息(国家记忆):1950年6月,朝鲜内战爆发。朝鲜战场形势的突变,也使中国大陆的安全面临严重威胁……1950年10月,中共艰难作出决策:抗美援朝保家卫国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只待大军入朝。然而,就在此时,彭德怀却突然收到了毛泽东的紧急电报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1950年10月13日,彭德怀、高岗紧急飞回北京,才弄清原委。原来,被寄予厚望的苏军空中掩护落空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斯大林突然变卦,暂缓提供原先承诺的空中掩护,而只提供飞机、坦克、大炮等方面的装备援助。如果没有苏联空军的支援,志愿军就会暴露在美国强大的空中火力之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军事科学院原军事历史研究部副部长 齐德学:这时候高岗和彭德怀都是已经在东北,又召回来,政治局再研究。毛主席问彭德怀能不能打,彭德怀说也能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当天,毛泽东致电周恩来,并转告斯大林。在分析了各方面利弊之后,电文中明确提出:“总之,我们认为应当参战,必须参战。参战利益极大,不参战损害极大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就在毛泽东和中共下决心援朝作战并日夜筹备大军入朝之际,美国也在多方搜集中苏等各方面的情报,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:中国或苏联会出兵朝鲜吗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事实上,在当时,几乎所有的美国军事情报机关,都将中苏是否出兵朝鲜当成了头等大事。为此,美国总统杜鲁门决定亲自与“联合国军”总司令麦克阿瑟会晤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牛军:威克岛会谈,其实杜鲁门就两件事,中国人到底会不会参战?麦克阿瑟给他一个保证:第一,中国人不会参战;第二,中国按现在的军力即使参战了,我也能打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会谈两天后,杜鲁门总统在旧金山发表广播演说:朝鲜人有效的抵抗力量不久必将告终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美国政府低估了中国人民捍卫和平的决心和力量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鸭绿江北岸,20多万中国人民志愿军连同他们的统帅,早已整装待发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其实,早在三个月前,第42军刚集结于中朝边境时,吴瑞林就秘密带领作战处长、侦察处长,装扮成火车司机,到朝鲜境内侦察地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疾驰的火车上,吴瑞林发现江面上居然有人涉水过江,这让他萌发了在鸭绿江辑安(今集安)口岸铺设水下桥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任第42军政治部干事 武际良:吴瑞林军长挽起裤子来,就到江里头去蹚,有一天在那里逛,他发现了大条石,青石头堆得像小山似的,就把所有的石头条子都拉到鸭绿江,铺了这个水面下桥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水下桥的建成既能保证部队顺利过江,又能防止美军空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10月16日晚,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先头部队在副师长肖剑飞的带领下,率先从辑安(今集安)秘密渡江,进入朝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任第42军第124师370团政治处干事 于永波:那时候还没宣布出国,过去是静悄悄的,过江没有谁说话,非常静。路线我们也不知道,就全部是朝鲜人民军的警察摆着旗子指路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为了保持入朝部队的隐蔽性,每天部队的渡江行动从18点30分开始,到第二天凌晨4点结束,5点前全部隐蔽完毕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志愿军过江进入朝鲜后,一律采取夜间行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任第40军第120师第359团第1营教导员 王凤和:有关中国字样的标志,一律不准戴,连帽徽都得抹下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任第39军第116师山炮营3连连长 黄云腾:我和指导员走在前边,我说伙计啊,咱们要出国了。是,要出国了,要离开家了。谁都明白离开这个家,不知道多少天能回来。我们迈的步很沉重,沉重什么,就叫责任重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……”歌词不长,却成为新中国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任炮1师第26团第5连指导员 麻扶摇(生前采访):在入朝前半个月,开誓师大会,我很受教育。一天晚上,拿笔就写“雄赳赳、气昂昂,横渡鸭绿江。保和平,卫祖国,就是保家乡。中华好儿女,齐心团结紧,抗美援朝鲜,打败美帝野心狼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誓师大会后,新华社记者陈伯坚采访了麻扶摇,觉得诗歌写得很好,并提出将横渡鸭绿江改为跨过鸭绿江。随后这篇战地通讯发表在1950年11月26日的人民日报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著名音乐家周巍峙看到这首诗歌后,仅用半个小时就谱出了曲子。唱遍全军,传遍全国,传唱至今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就此诞生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由于行动隐蔽,伪装巧妙,直到入朝6天后,美军才侦察到有一支大约5万人的军队在向南开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为会见朝鲜金日成首相,尽早掌握全局,上任仅仅12天的志愿军统帅彭德怀,先于大部队之前几个小时,便踏上了出国作战的征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任彭德怀军事秘书 杨凤安(生前采访):彭老总和我、两个警卫员坐一个吉普车,苏联嘎斯-69,又带了一部电台,报务员和译电员,7个人,由崔伦处长带着,坐一个大卡车在后面跟着,就这样在部队先头就入了朝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志愿军后续部队也在陆续入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10月26日,第50军接到东北军区电令,立即入朝。一天之后,第66军同样奉命入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到10月下旬,志愿军首批入朝的6个军已全部到位。大战似乎一触即发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任第27军第79师第235团3营教导员 迟浩田:我们是忍无可忍,被迫参与的这场战争。当时杜鲁门、杜勒斯、美国远东司令麦克阿瑟,十分嚣张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1950年10月20日,以美国为首的“联合国军”占领平壤。随即兵分多路,继续向朝鲜北部边境快速推进,企图在11月23日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占领平壤后,麦克阿瑟狂妄地宣称:“平壤是敌人的首都,它的陷落象征着北朝鲜的彻底失败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然而,这个结论下得太早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直误判战局的麦克阿瑟不会想到,他口中不敢贸然渡江的中国军队早已引弓待发,将矛头瞄准了贸然北进的以美国为首的“联合国军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随后即将发生的一系列战事,不仅会让他跌入人生谷底,还将改变整个世界的政治格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朝鲜战争并没有结束,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帷幕正在拉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